专长领域

联系我们

  • 姓名:孙远强
  • 手机:13008337939
  • 邮箱:545749130@qq.com
  • 证号:15001200310454463
  • 律所:重庆捷讯律师事务所
  • 地址:重庆九龙坡袁家岗中新城上城5号楼14搂(袁家岗轻轨站旁50米)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> 法律顾问> 80后夫妻闹离婚 从香港闹到泉州难调解

80后夫妻闹离婚 从香港闹到泉州难调解

来源:重庆公司法律顾问   网址:http://www.zylssz.com/   时间:2016-02-14 09:02:22

分享到:0

三代人,半个月来生活在储藏间里,因为没水没电,外婆煮饭只能拿手电筒照明。

女方:没水没电的“蜗居”生活不知还要持续多久

男方:婆媳不和日积月累,正打官司不愿她们进家门

“街坊事”今天讲述的是市区一户人家的家务事。两个“80后”的夫妻,因家庭琐事和婆媳关系不和闹离婚,闹到惊动警察,闹到社区调委会,闹到两周岁幼女住储藏间。俗话说:清官难断家务事。在这里我们并不想判断孰是孰非,只是在一切为了孩子的原则下,把故事讲出来,希望大家一起帮忙想办法解开他们的心结,还孩子一个本该有的幸福童年。

父母是孩子的天和地,缺一不可。然而对于今年两周岁的小女孩心心(化名)而言,从她会叫爸爸起,就生活在母亲和外婆对父亲无尽的怨言中。10月4日起,心心和她的母亲、外婆住进市区一处没水没电的储藏间里。“丈夫要和我离婚,我们母女俩没地方住,就来找公公了,可是公公的家也进不得,我们就只好先住这里了。”心心的妈妈小青(化名)这样解释她们的现状。

女方

蜗居生活——无奈

二女儿出生后婚姻触礁

回忆起自己5年左右的婚姻,“80后”的小青觉得不应该走到这个地步。

小青的丈夫一家已经取得了香港的永久居留权,目前婆婆和丈夫在港,而公公和另一些家人住在泉州市区。结婚后的小青暂时还只能以探亲身份留居香港,每三个月回泉州办一次手续。 “去年初最后一次准备以探亲名义返港时,等来的却是丈夫说要离婚,家门都进不了的结果。”

“怀二女儿的时候,丈夫要我把孩子打掉,可是我感觉到孩子在肚子里动来动去,就心软了。”孩子生下来以后,家里的争执愈加频繁,她和婆婆还从最初的斗嘴发展到了动手。

“讨说法”未果 住进储藏间

一年多前小青带着六七个月大的女儿去了娘家,其间除了丈夫回来向法院起诉离婚之外,她和女儿就再也没见过丈夫。小青好几次办旅游签证去香港找丈夫,可是却进不了那个她曾经的家门。

“娘家呆久了也不是办法,他公公家这边有他们的婚房,总要给个落脚的地方吧。”不放心女儿的小青妈妈在老家和市区两个地方跑。10月4日那天,小青妈带着女儿、外孙女到市区女儿的婆家讨说法。第一次上楼时,公公林先生不开门,小青想要进屋,闹到最后把110喊来了也没结果。

傍晚时分,警察带着大伙儿到楼下商量时,小青和母亲趁人不备,冲进了楼下储藏间,担心没地方住,他们就住在里面不愿出来。

男方

出了这事——丢人

争吵不是一次性爆发的

这半个多月,楼上楼下的公公和媳妇谁也不让谁。小青冲动之下还砸了公公的铁门锁,也给门缝涂过胶水,而公公每次都报警,这家务事让警察也无可奈何。

记者找机会上楼,找到了老林家——大铁门被新加上去的铁皮和铁条焊得密不透风。说起儿子一家的事,老林又是摇头又是叹气。

他指着铁门说:“我已经很克制了,家务事我不会多说,但是绝对不会让他们进门。”老林就偶尔去一次香港,总听到妻子对儿媳妇的抱怨。“我没有和他们住在一起,很多事情并不是太了解,但是儿媳妇和我妻子的关系确实不好。儿子长大了,我不能管他一辈子,对于离婚这件事情,由他自己决定。”老林说,争吵并不是一次性爆发的,而是日积月累长期形成的。

有权不让她们住进来

老林拿出了市区房子的房产证告诉记者,此处住房和香港的房子一样,是他自己买的,写的是老两口的名字,儿子名下并没有房产。“既然是我的房子,我有权不让他们住。”谈到小孙女,老林说,他不是不想收留孙女,只是孙女一刻也离不开儿媳妇,他和家人又都不愿意让在闹离婚的儿媳妇住进来。

“我儿子还会起诉离婚,等待法院的判决,法官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。”老林说,去年第一次判决他们不能离婚的结果,他和家人不愿意接受。

【声音】

社区调解多次仍无进展

天气转凉大伙挂念幼女

街道办事处和社区居委会的调委会几次找双方调解,然而事情没有任何进展。老林一方觉得媳妇不可理喻,小青一方认为公公和丈夫不顾亲情。

采访得知老林和小青口中的冲突,其实大都由家庭生活中的各种琐事引起的。一句话,生活习惯是导火索。

■女方:希望能坐下来谈判

“从去年开始,我一直希望可以和夫家人坐下来谈谈,可是没有这样的机会。”小青说,没离婚前她不愿意被这么晾在外面。

知道的街坊邻居们也都说,老林家人应该和儿媳妇方好好谈谈,马上要降温了,孩子还小,不能一直住在储藏间。

■男方:早已错过谈判时机

老林则认为,他们早已经错过了谈判时机。“以前矛盾发生时,我就有和她父亲说过,希望儿媳妇不遂老人愿的地方可以改进,可是没有结果。”

■律师:可求助妇联解决“蜗居”

对于小青目前所面临的问题,早报法律顾问团成员刘娟认为,如果房子所有权是老林的,那么从法律上说,他的确可以决定是否让儿媳妇小青居住。

小青若确实无处居住,可以求助妇联,代为向夫家沟通或者提供暂时性住处。另外,鉴于小青目前没有工作,在没有离婚前,丈夫有义务对妻女提供经济支持。放任孩子在不好的生活环境下生存,情节如果严重,可能涉及遗弃。

■记者手记

请停下来看看孩子

采访时,小心心听到外婆讲爷爷家的不好时,她会说:“不要说,不要说。”而当大人们谈到父亲时,她会突然伸出手拍一下外婆的肩膀——小姑娘都听得懂。醒着的时候,只要小青一走开,她就会不知所措地大哭大闹。

父母离婚的原因现在已经变成了“罗生门”,为此她只能无助地住在逼仄的储藏室,呼吸着浑浊的空气。她想有个家,就算是蜗居,只要有父母爱的阳光,就不再害怕。谁能停下来,注意到心心无助的表情?

 

电话联系

  • 13008337939
  • 023-68447406

扫扫有惊喜

扫一扫,惊喜等着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