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长领域

联系我们

  • 姓名:孙远强
  • 手机:13008337939
  • 邮箱:545749130@qq.com
  • 证号:15001200310454463
  • 律所:重庆捷讯律师事务所
  • 地址:重庆九龙坡袁家岗中新城上城5号楼14搂(袁家岗轻轨站旁50米)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> 股东纠纷> 包工头绑石投江留“送礼单”官方证实事件属实

包工头绑石投江留“送礼单”官方证实事件属实

来源:重庆公司法律顾问   网址:http://www.zylssz.com/   时间:2016-01-15 09:01:41

分享到:0

  今年7月,云阳县包工头余云投江自杀,其办公室留有一个记事本,记载的是一些开销流水账,其中涉及向政府有关部门人员“请客送礼”的问题,引发社会广泛关注。

  接到举报后,云阳县纪委高度重视,及时展开调查。云阳县纪委有关负责人介绍,根据余云记事本提供的有关线索,经查,云阳县城乡建委城建监察大队收受余云赞助款3000元属实,云阳县公安局第二派出所接受余云慰问金3000元属实。为此,决定给予两单位负责人诫勉谈话和批评教育的处理,并退还赞助款和慰问金。

  在调查过程中,云阳县纪委还发现该县南溪镇国土所职工高爽违规建房一事,决定给予其调离现工作单位和政纪处分。鉴于南溪国土所所长卢宇对本单位工作人员管理不到位,对高爽违规建房负有领导责任,给予免职调离。

礼单中的详细内容

  8月9日,绑石投江的包工头“小鱼儿”之弟余毅公开了一份 “送礼单”礼单,上面涉及到多个职能部门吃喝送礼等记录。而据余毅透露,他手上还有一份更猛的礼单,将择时公布。“送礼单”一事引发了网友广泛的关注。

  记事本记满吃喝送礼账

  7月15日,记者在当地调查时,余毅曾说,确有礼单,但一时还不敢公开。8月9日,记者再赴当地调查,当天下午在云阳县法院门口遇上余毅,他正拿着几份法院传票去应诉。余毅说,哥哥余云死后,多名债主已起诉,他正忙着陪嫂嫂黄小琴(余云之妻)去应诉。

  当天,余毅在证人李育刚陪同下打开了余云生前的办公室,然后向记者公开了一本原始记事本,上面清楚地记载的是云阳县锦苑住宅楼工程的“送礼单”。

  记者看到,在这个陈旧的记事本扉页上,写明“云阳县锦苑住宅楼记事”,时间从2007年12月23日起,一直记到2008年3月工地停工,吃喝送礼账一目了然。账单后面,还有其他记事内容,看上去“送礼单”内容不像事后由他人填写。

  礼单以日记体记录,每天的工程进展、哪些职能部门前来检查、买烟吃饭娱乐送红包等,所有开支都写得清清楚楚。

  余毅说,哥哥死得很突然,到底是为高利贷所迫?还是另有原因?他希望通过曝光“送礼单”,请警方帮忙查出真相。

  余毅透露,他手上还有一份更猛的礼单,暂时存放在外地,将选择合适时机公开。

余云的弟弟余毅拿着法院传票准备应诉

  股东:原始“送礼单”属实

  “送礼单”是不是余云生前所写?内容是否真实?

  调查中,余毅证实,余云生前在锦苑住宅楼工地对面租了一间办公室,存放着这本原始账单和其他一些资料,余云死后,再无人打开过办公室,不存在造假的情况。余毅称,经他辨认,记事本上的字迹确实是哥哥余云的笔迹,礼单后面还写了其他事项,是当年的真实记录。因此,他认为“送礼单”是绝对真实的。余毅说,如有必要,他甚至愿意提请司法部门做笔迹鉴定。

  记者向另一名证人李育刚求证。他说,自己也是锦苑住宅楼项目的股东,当年投入了13万元。李育刚透露,2007年底,余云花70多万元从17户云安居民手中买来占地建房指标后,邀约了他和当地人朱军、陈帮友等4人,合伙开发锦苑住宅楼。

  “送礼单”到底是否真实?李育刚说,绝对真实,当年按照几名股东约定,由余云负责管理账目,每天的请客送礼开销,都要求当天做详细记录,便于日后结算。

  另一名股东朱军昨天也告诉记者,自己在该项目中投入了30万元,平时请客送礼都是由余云操办,原始记录应该是真实的。朱军感叹,建筑领域有“潜规则”,吃吃喝喝,请客送礼那是常事。

  避谈吃喝赞助球队属实

  对此,“送礼单”所涉职能部门又作何解释呢?

  8月10日,记者根据礼单所记录的内容,向当地多家单位和多名个人进行了核实。

  记者看到,礼单多处提到请当地市政环卫人员吃饭并送烟、送红包等。其中一处写明:“2008年1月9日晚上,市政吃饭、玩,花费885元,另开支2000元,谈占道费问题。”对此,记者昨天致电云阳市政监察大队,一名姓帅的工作人员表示,自己入职不久,不了解以前的事,至于哪些人接受过余云吃请,他也不清楚。按照该工作人员的建议,记者采访了云阳行政审批大厅市政窗口工作人员刘女士,她表示,如果建筑工地弃土占道,应该收取占道费,不过对礼单上所写的情况她不清楚。

  礼单还显示:“2008年1月18日,买玉溪一条220元,下午质检站验收,红包1500元,晚上吃饭花420元,高×领6000元,关于红线问题请郑。”关于吃喝事项,云阳质检站钟站长不予回应。他的说法是,那个工地本来没有手续,质检站怎么会去验收违法工地呢?至于红线问题,他认为是规划国土部门的审批权限。

  礼单中,多次提到请城建监察大队吃喝。礼单写明:“2008年1月7日,城建大队组织球队赞助3000元。”这是否属实?云阳县城乡建设监察大队大队长牟方安昨天说,他2008年1月就在城建监察大队任职,当年单位确实组织了球队,当时的赞助事宜是一名袁副大队长负责的。不过袁副大队长对此极力否认,说他并没请余云赞助。

  但过了不久,牟大队长又主动回应说,经过调查,当年单位内部组织球队训练,请包工头“小鱼儿”赞助3000元一事属实,因为当时城建监察大队一名队员与余云是同学,给余云说后,余云自己愿意向球队赞助3000元。

  礼单还提到,2008年1月12日,买玉溪一条210元,城建监察大队打鱼花费830元等事项。对此,牟方安表示“不晓得”。

  8月10日,记者还分别向礼单涉及的另外一些单位求证,对方均对余云请吃请喝事宜避而不谈。

锦苑住宅楼效果图

  礼单显示送2.8万“关系费”

  记者还看到,“送礼单”上有3处记载,高X分3次领走现金共28000元。知情者透露,这28000元就是余云跑工程手续用的“关系费”。

  高×到底何许人?股东李育刚说,锦苑住宅楼开工之初,余云便委托一名姓高的中间人去帮忙打点关系,由高×负责办理各种手续,一旦手续办下来,就承诺支付对方80万元辛苦费。李育刚说,高×在当地官场颇有人脉,他分3次领走的28000元就是去活动关系的开销。不过,由于手续没办下来,承诺的80万辛苦费也一直没支付。

  股东朱军也说,这个高×就是中间人,当初几名股东商议,请他负责跑手续。虽然高×先后拿走几万元“关系费”,但至今还是没能把手续办下来,导致项目停工,几名股东损失惨重。

  8月10日,记者辗转联系上高×。他承认,自己与余云是好朋友,在锦苑住宅楼项目中帮忙跑了很多路。关于80万元辛苦费一事,他认为,当初余云没钱启动锦苑住宅楼项目,向他借了80万元,不过没打借条。对于“送礼单”上他3次领走28000元“关系费”一事,高×极力否认,称自己没领那笔钱。

  8月10日下午,余毅告诉记者,他将向云阳县纪委提交“送礼单”。对此,云阳县纪委有关人士表示,一旦接到实名投诉,案件受理后将启动调查。

  “小鱼儿”死因三大猜测

  “小鱼儿”到底为何绑石投江?至今,他的真正死因成了各界关注的焦点。余毅认为,哥哥的死因,存在三种可能。

  其一,工程负债。余毅说,余云死前有两个工地,一个是锦苑住宅楼工程,一个是南溪联建房工程。锦苑住宅楼工程收取了十多户购房户共60多万元房款,加上工程开销,负债上百万元;南溪联建房工程几乎都是借高利贷垫资修建,也欠了几百万元。

  其二,赌博所迫。余毅说,哥哥余云生前好赌,2008年一次就曾输掉十几万元,被他骂后有所收敛。去年底以来,哥哥又被人叫去赌博,估计输了一两百万元。高×昨天也证实,曾见证余云在赌场“推筒子”,20万元一局,一次输掉17万元。

  其三,纠纷所逼。知情者透露,余云死前曾与人发生过一次纠纷。到底是为何事发生纠纷?余毅表示,他一直在调查余云生前与他人的最后一次通话记录,但对方号码已停用,无法进一步调查。

  包工头的“送礼清单”是一本控诉书

  包工头余云到底因何故而自绝人世,尚不得而知。但由他的弟弟爆出的这份“送礼单”,却向人们展示了余云为顺利开发锦苑住宅楼项目而上下打点的苦心。这是一份请客送礼各项开支清楚的账单,载明了这位包工头为实施建筑工程而不得不支出的高额灰色成本,从中也不难体察出普遍存在于建筑工程领域内的腐败乱象。

电话联系

  • 13008337939
  • 023-68447406

扫扫有惊喜

扫一扫,惊喜等着你!